香道文化网

  > 香道师 > 香道师唐雅丽:香席之雅

香道师唐雅丽:香席之雅

2013/12/06 11:07 来源:北京日报

唐雅丽缓缓地转动手中那只翠绿的瓷香炉,将香灰隆成一座平实的尖顶小山,接着压线、插孔、夹银叶……所有的动作流畅自如,一气呵成,而她微微一笑谦虚地说:“回国后练得少了,还有很多要学习。”

的确,在日本学习香道4年的时间虽已不算短,但是对习香者而言,练习是一辈子的事。唐雅丽的香道老师,那位年过八旬的老太太尚有自己的老师,仍然坚持天天练习,每一次堆压香灰,每一次夹放银叶,每一次凝神品香,都是身心融于香道的一种体验。

如果把这种体验放在香席活动,唐雅丽会把它比喻成赴一场未揭谜底、而满怀期待的约会。日本用“六国五味”区分沉香的性质,“六国”即伽罗、罗国、真南蛮、真那贺、寸门陀罗、佐曾罗,而甜、酸、辣、咸、苦则是香的5种气味。香席组织者将自己调配的香,按照正规的品香仪式熏烧,并传给席上的香友一一品闻。品香者凝神屏息三吐三纳,同时心中也在猜测主人精心准备的是哪种香木。跟大家分享闻香感受之后,再在纸上写下自己的答案,等待主人揭晓谜底。

茶道中讲“一期一会”,唐雅丽说,香道又何尝不是?我们此时此刻此地所闻之香,日后可能很难再碰到,闻香本身就是一种缘分。跟人生的际遇一样,机缘是未知的,它可遇而不可求,唯有随缘、惜缘,以感恩之心善待生命。

品香之乐在于以香会友,更在于以平静的内心去面对自己。一颗躁动的心无法感悟香中沉寂之雅。

唐雅丽还记得自己初次参加香席的体验。进入香室须穿白袜、着和服、妆容得体,待观察一套完整的品香过程后,繁琐的动作立刻让同行的两位朋友知难而退。唐雅丽虽然拜师学了香道,却也不明白,为什么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要求严格到位,就像为什么隆成小山的香灰最初对着自己的那个点一定要转回来。老师告诉她,要用心地一直去练习,直到把每一个动作融于内心,你就领悟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领悟仍须求索。唐雅丽逐渐明白了香席的形式并非表演,而是让人“一进入就有一种状态”。当你盛装而入,内心早已排除了外界的喧嚣纷扰,只有对香、对人的敬意,如此堆出来的香灰必不会塌,闻香即感悟性灵,保持一颗平静的心。

有一次唐雅丽随同老师们参加香席活动,那天恰逢暴雨,但十几个平均年龄在60岁以上的老太太,没有一个人迟到,没有一句怨言,到品香席上依旧沉稳得体,妆容服饰一丝不苟。她们人人牢记《香之十德》:“感格鬼神、清净心身、能除污秽、能觉睡眠、静中成友、尘里偷闲、多而不厌、寡而为足、久藏不朽、常用无障。”沏茶燃香动作轻缓而有致,语调平和而温柔。

日本人使用香炉并不刻意追求日后的升值空间,而是关注现实使用时的生活情趣。香炉多见于三足鼎立的陶罐和瓷罐,炉身上釉或闲云野鹤,或金鸡打鸣,或典雅素净,无不意趣盎然、精巧细致。唐雅丽指着一个繁花绽放、绿盖揭顶的九谷烧瓷炉,“这是一个日本朋友送我的,想象着春暖花开的季节,用自己心爱的香炉燃香,生活的情趣也就在其中了。”

由此可见,日本香道虽自古以来就为武士、贵族所追捧,但香对于大众却并非高高在上,不可触碰。现代的日本人家中的玄关处多会放置液态熏香,衣柜熏衣使用香包,燃烧印香、线香的种类就更丰富了。人们常根据喜好到香铺选用丁子、白檀、乳香、甘松、龙脑香等香料配制各具特色的香包,从香中能感觉到一个人的品性,便有了“闻香识君子”的说法。

唐雅丽的生活亦无处不藏香:居所入门处的桌台上点印香一枚,进门便有熏香袭人;墙上挂一条香囊吊坠,侧身而过似有暗香入鼻;接过名片,氤氲了钱包中的香片又是一阵淡雅芳香。藏香即藏美,若能品味到香背后的美感,便能融香于心。

关键词: 唐雅丽 香道
香道文化网版权与免责申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