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道文化网

  > 国家级工艺师 > 陈盖洪

陈盖洪

2013/09/24 15:03 来源:网络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在绿树参天、山水一色的在宁波鄞州横溪水库边,有一座古色古香的朱金漆木雕艺术馆座落其中。两层楼的艺术馆建筑与周围的山水融为一体,显得和谐静谧。

朱金漆木雕为宁波传统工艺“三金”之一,有着千余年的历史。宁波老话称朱金漆木雕为“三分雕刻,七分漆匠”,是说这项传统工艺不太注重前期的雕刻,粗糙的雕工可以用后面的油漆工序来补拙。陈盖洪认为:“前面的雕刻是基础,不可谓不重要,起码应该占六分左右。”

在浙东地区,宁波花轿素以做工精细而著称,在清朝末年至民国初年,宁波花轿可以说是世上最豪华的花轿。轿子采用中国最传统的榫卯拼连制作工艺,制作时往往需耗费近万工时,故称“万工轿”。

巧夺天工的“万工轿”

历时三年,打造了一顶精美绝伦的“万工轿”

作为朱金漆木雕项目唯一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和浙江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陈盖洪集雕刻、油漆、贴金、描彩等“绝活”于一身,历时三年,打造了一顶精美绝伦的“万工轿”。陈盖洪和徒弟们用精湛的技艺将传说中的“万工轿”重新展现在世人的眼前,并把它“抬进”了第九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

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朱金漆木雕“万工轿”,轿长2米,宽1米,高2.8米,重约200公斤左右,需由8人肩台。材料使用百年老樟木,雕刻运用了浮雕、圆雕、透雕、镂空等多种技法,油漆则使用宁波人俗称的“老漆”,共有238个能拆卸的单个配件,318个人物,386个飞禽走兽及多种吉祥图案,所有图案体现“逢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的主题。

陈盖洪说,作为宁波传统工艺的朱金漆木雕的特点为用料讲究,万工轿可谓是其高水平工艺的代表作。制作万工轿所用的木材都是宁波本地最好的香樟木,该木料不但气味清香可防虫蛀,而且便于雕刻。24K黄金贴片、细致的彩绘,做工考究的宁波本地彩绣、精美喜庆的玻璃画更是为轿子锦上添花。远远望去,整顶万工花轿金碧辉煌,好似装扮美丽待嫁的古代女子,让人不禁浮想联翩。著名文保专家杨古城告诉记者,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所有新做的“万工轿”作品中,陈盖洪制作的是最精美的一顶。

陈盖洪:如何结缘朱金漆木雕

习惯上,人们喜欢将木雕铺朱贴金的工艺称作朱金木雕,“朱”为“朱砂”,“金”为“金箔”,当中并没有“漆”字。朱金木雕这项传统的工艺,不光宁波有,在浙江的东阳、嵊州等地也很普遍,在广东的潮州和湖南等地,这项技艺也十分盛行,深受群众喜爱,千百年来,流传下来一大批精美的朱金木雕作品。

2006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公布后,确定“朱金漆木雕”传承人成了一项十分慎重的事。朱金漆木雕在宁波流传千年,自古人才辈出,即使是当前,开办工厂、作坊的,在宁波也不下百家,高手云集,群星闪烁。如何在众多的艺人中选择合适的传承人?有关部门费尽了脑筋。

经认真筛选,专家们一致认为陈盖洪是比较合适的一位。陈盖洪15岁时先学的正是漆工。只不过,那时是跟父亲学的,对象也只是橱柜桌凳等普通的家具。当时,家具的面板或拉门都是刻有花卉图案的,而七弯梁床的床头板更是雕刻精细,出于好奇心,陈盖洪在做油漆活的同时,也拿起刻刀。三四年后,他的雕刻活略有小成。

但陈盖洪渐渐感到了不满足,他知道,雕刻床板只是一种平面的功夫,再复杂点的立体雕刻自己就犯难了。于是,他从鄞州农村老家跑到了宁波城里,几经寻觅,找到了时任宁波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的曹厚德拜师学艺。那一年,陈盖洪18岁。随着对传统工艺的深入学习,陈盖洪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也使他对雕刻艺术达到了痴迷的程度。选材、设计、打坯、修光、髹漆、妆金……每一道工序陈盖洪都认真学习、用心钻研。

20世纪80年代初,不少寺院重新开放后,需要塑造大量的佛像,这就给陈盖洪带来了接触大型木雕的机会。在雕塑佛像的过程中,几乎要用到木雕工艺的全套工序,这是难得的学习机会呀。在这期间,陈盖洪终于学到了立体雕塑――也就是圆雕的技术,并掌握了铺砂、沥粉、贴金、彩绘等有别于一般漆匠技术的技艺。这样的日子一过又是三四年,渐渐地,陈盖洪在这一行当中声名鹊起。

现在的陈盖洪,还是与20多年前一样。他说,钻研朱金漆木雕工艺,靠的是爱好,唯有真正喜欢它,才能坚持到底,偷工减料是朱金漆木雕的大忌。3年前,陈盖洪和他手下的工匠们开始了复制“万工轿”。2009年5月26日,这顶万工轿参加了在长沙举行的第九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奖的角逐,它摆在展厅正中央,是所有参展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我就是想把这顶万工轿做出来,让世人看看我们宁波的‘朱金漆木雕’精湛的工艺水平”,在谈到“万工轿”的制作初衷时,陈盖洪眼中露出坚定执着的目光。

朱金漆木雕“传艺之路”有多远?

在朱金漆木雕艺术馆南端,专门留出近130平方米的展馆,举架高出其他大厅。陈盖洪介绍说,预留这个房间,是制作宁波最大的朱金漆木雕藻井用的。现在,他正在着手制作朱金漆木雕的另一件代表作品――千工床,床的骨架已经攒起。他还计划按照溪口博物馆里的沙船,制作一艘万工船,因为那也是朱金漆木雕的重要代表作品。

建起自己的艺术馆,他计划一方面经营工厂的生意,一方面再用几年的时间,将朱金漆木雕的主要作品全部制作下来,供人们参观欣赏。仿造制作是技术的展现,陈盖洪还坚持理论研究,他与人合著出版的《朱金漆木雕》一书,也是业界仅见的一部著作。

朱金漆木雕的辉煌是在清中期到民国年间,那时的宫廷用具和百姓生活都大量使用这种具有喜庆气氛、热烈吉祥效果的器物。如今的朱金漆木雕使用领域越来越窄,除了部分造像、建筑和家具外,这项传统的民族工艺运用日渐减少,真的成“遗产”了。

作为传承人的陈盖洪忧心忡忡:“怎么能更好地传承?让这项技术走出象牙之塔呢?”艺术之链,他打好了自己的一环:粗壮、有力、牢固。可他还要咬住下一环,那一环会是什么样呢?也许在朱金漆木雕“万工轿”作品获奖后留给所有宁波人的思索还有很多。

不过,陈盖洪还是有信心的:“事情只能一件一件做。目前我首先要尽力将‘万工轿’、‘千工床’这些经典作品制作出来。我们这个传承基地,今后要多出人才和作品,在社会上形成一定效应,相信能够带动大家对朱金漆木雕的关注。”

当说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这顶“帽子”时,陈盖洪实实在在地说:“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这手艺总归是靠做出来的。”路还很漫长,陈盖洪对自己的要求是“比起前辈来一定能有所超越”。他说:“现在我们的视野不一样,吸收的东西更广泛,而在艺术的追求上是没有止境的。所以,我希望自己的作品是后世收藏者眼中的精品。”

香道文化网版权与免责申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