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道文化网

  > 品香 > 冬来无雪日,疏影沉香

冬来无雪日,疏影沉香

2014/03/20 09:41 来源:中国企业新闻网

人类历史之初,以简陋的兽皮与石斧为起点,历经数千年的岁月变迁,终于构建出自己的文明。在那样一个物质文明极端落后的年代,甚至可以猜想仅只是为了维持简单的生存就几乎已经耗尽了人们全部的心力,而至于“活下去”以外的许多事情,似乎并不在人们的思考范围。所以,当泛黄的史册用久远的古音为世人呈现出那一桩桩、一件件千年前人类用香、品香的历史时,人们除了带着敬佩的惊叹,唯有不遗余力的去探求——探求文明诞生之初,人与香之间那古老的秘密。

回望历史,几乎所有的古老国度都有一种专属的用香文化。从公元前三千年的古埃及开始,香文化就以其独特的魅力征服了一个又一个民族,它走过了古波斯、古希腊、古罗马、……化解过战乱,也挑起过争端,而原因都无外乎统治者对它的爱与占有。

至于中国,循着典籍浩瀚,一路迢遥便可追溯到遥远的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时代,那时的人们已经有了对各式香料植物最初的关注。到了汉代,随着儒道思想的盛行,熏香与香炉逐渐拉开了中国品香文化的序幕。而宋代《洪氏香谱》的出现,也从一个侧面清晰的印证了中国香文化的风靡。其后百年间,香文化逐渐从皇宫内院走进了百姓人家,它不再是富贵的专属,而成为所有雅致之人所共爱。文人骚客爱上了在香烟漫散的环境下饮一杯清茶,诵一首古风,弹一曲琵琶,在光阴流转间依香品的不同特质调合出季节与心境的味道。

春至娇俏,雅趣之人总乐于将品香之所设在花园,燃一支微甜的香,伴着生命复苏的味道,将生活熏染得恬淡而闲逸;仲夏之夜,布一局棋,捧一本书,点一柱清凉的香,与古人畅谈我们这个古老国度的前世种种,亦可称为一种痛快;深秋萧索,人之心难免落寞,在寂寥的夜晚,不妨独享一刻淡雅熏香,体味生命的微寒;冬来万物沉睡,雪挂梅梢,满是孤高冷傲之美,焚一支温婉的香,找到让心融化的温度。

这样一个冬日的午后,在瑞祥安,阳光晴好。一盏茶,一席座,已足以度过一晌轻悠的时光。香烟缱绻,恍惚间似已载着思绪穿越千年,回到古老中国品香文化开始的地方。在那里,充满着梦幻般的传说。古与今,新与旧,或许会让人有一瞬间的恍惚,不知今夕何夕。不妨小坐,品赏一番幻化在红木长案上的香之风情。扁舟一叶,飘飘荡荡,舟头端坐一老者,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祥和的面容堆笑出一种看透世事的淡然,仿佛这红尘里已再无一事能惊扰他平静的心,纵风云变化,却无一丝涟漪。

老渔翁手中稳稳擎着的鱼竿似乎成了他唯一的牵挂。鱼竿非金非木,而是一根芽莊线香。它一路从印尼漂洋过海,以浓厚的香味征服了中国无数爱香之人,让人们在袅袅烟雾中找到嗅觉的极致感受。

一刻钟后,香线凋零。芽莊余烬犹在,而另一种馥郁温软的味道已然开始弥漫开来。那是一根极品红土水沉线香,它的故乡在炎热湿润的越南,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它的品性,甚至在尚未点燃之时,便已散发出淡淡的甜香。

老翁独钓的香插上,水沉末端,烟雾一丝丝盘结成一种情愫,像是远归人遥遥地眺望到故乡那边伴着霞光升起的那道炊烟,倾听到了温暖的呼唤;抑或如虔诚的佛教徒合十双掌跪伏在塔寺脚下,仰视缭绕烟雾间交错层叠着的纷繁愿望,焚香祈求自我的圆满。品香之人安静的合起双眼,沉默不语,感受灵魂最深处的那一丝悸动,鼻端滑过缕缕香气。

深深的呼吸,水沉散发出满室醇清雅洁的香气,让人犹如置身于漩朦花海中一般——只求一醉不愿醒。吐纳之间,看水沉香灰谦逊地低下头蜷曲起身子,它不止教会品香人懂得恭敬与谦卑,更懂得执着地求索,它不折断不零落,自有一种坚韧与顽强,亦如君子。

阳光穿过竹帘,筛下斑驳的疏影,和着一室幽香显得恬淡静怡。它是那样安然自若,仿佛无论滴答的更漏送走了多少个春秋、迎来了多少季冬夏,都消不散丝丝缕缕拂过心头的氤氲香烟。冬来无雪日,一壶陈香煮水,一室迤逦香韵,足矣。

香道文化网版权与免责申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