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道文化网

  > 香博士 > 沉香藏家赵志:真正的香,是干净的

沉香藏家赵志:真正的香,是干净的

2014/05/09 16:03 来源:解放网-解放日报 作者:顾学文

第一块入藏的海南绿奇楠,赵志珍藏至今。

素有“琼香天脂”之称的海南沉香

喜欢海南沉香,是因为它干净的香气。

沉香藏家赵志说:“香要闻着干净,人要做得干净;沉香这一行,得玩真的,不能做假香坑人。”

对,就是要这种干净的香气

在邂逅那块8.88克的绿奇楠之前,赵志玩儿的一直是印尼沉香。

但,总觉得印尼沉香的香气不够干净。

怎样的香气才干净?他无法用语言描述,却用心期待着。

2008年的一天,上海一家古玩城举办海南沉香展,赵志去参观。

一块小小的沉香随形引起了赵志的注意,其色如莺毛,横切面绿多黄少,而最重要的是,他随手拿起一闻—对,这就是自己寻觅良久的那种干净的香气。

这一闻,赵志从此再放不下:他以26万元的代价收下了这块不盈一握的海南绿奇楠,并珍藏至今。

玩海南沉香是有些寂寞的。每逢香友聚会,大家都围着交流、热议当下最受藏界追捧的越南沉香,因为越南沉香个大、香气持久,适合做手串、佛珠,而海南沉香多为薄片,它的好,尚不能为大众完全体味。

有寂寞,却也有知音相遇的酣畅。每逢北京的张晓武来上海,赵志和他便在众人的讶异中大谈海南沉香,淋漓至极。张晓武,国内知名的沉香收藏大家,所藏沉香珍品,应是国内最多最精的了。与赵志一样,他特别喜欢素有“琼脂天香”之称的海南沉香。

缕缕篆烟中,苏东坡找到了心灵慰藉

海南沉香,有着辉煌的过往。

从小在温州长大的赵志,第一次去海南,即深入到莽莽林海中。林海中,白木香树普通得很,十几米高,灰皮大叶。

但,它就是沉香的宿主。

结香的过程充满了太多的偶然因素。就算一切机缘齐备,结香的过程也要数十年,甚至数百年。

沉香在国内其他地方及东南亚均有生长,但论及香品,却首推海南沉香。

有科学的依据。海南原始森林植被茂密,山花烂漫,溪水潺潺,拥有沉香最适宜生长的土壤;每年台风过后,树木摧折受伤倒伏,增加了结香的机会;特别是海南高山地区温差非常大,高低温反复锤炼沉香的生长。

也有历史的定论。1023年,宋朝宰相丁谓,被贬海南崖州。起初,他对海南的荒蛮心存疑惧,但在嗅到海南沉香的气息后,便很快忘情于香岛了。他在《天香传》一书中,首创“清远深长”的沉香品评标准,并认为海南黎母山沉香品质甲天下。

在丁谓流放崖州75年后,海南又迎来了一位著名的流放者苏东坡。和丁谓一样,苏东坡也在海南沉香的缕缕篆烟中,找到了心灵慰藉。公元1098年农历2月20日,他在草屋中写下《沉香山子赋》,并将它与一块海南沉香,寄给当时被贬雷州的弟弟苏辙,贺其六十大寿。苏东坡在赋中说,“矧儋崖之异产,实超然而不群。既金坚而玉润,亦鹤骨而龙筋。惟膏液之内足,故把握而兼斤……往寿子之生朝,以写我之老勤。”在这篇赋中,苏东坡描述了海南沉香的色泽、材质、气味散发的特点,更用“金坚玉润,鹤骨龙筋”八字,点出了海南沉香的高妙品质。

与其他产地的沉香一样,海南沉香中品质最上乘者,也是奇楠。奇楠的结香更为神奇,在结香的树干上,昆虫蜂蚁偶然结穴,昆虫所产的分泌物遗渍在沉香油脂中,两相濡染,久历醇化而成。这种醇化物质的自然生成概率更低,形成更慢,指头大小的心材需要生长成百上千年。

曾经冠绝天下的海南沉香,何以后来变得寂寥?

因为,海南沉香进贡朝廷始于唐代,香价百金,巨大的商业利益,引来狂砍滥伐,至清末,海南沉香几近枯竭。上世纪二十年代,已几乎看不到任何沉香运出岛外的记载了;而在五六年前,就连海南本地人也大都不知沉香为何物了。

但,这样的寂寥反倒给了海南沉香休养生息的机会,而它秘藏的美,依然引来了赵志这样的外乡人。

从横长于悬崖上的香树上,采下700多克白奇楠

林海中潮湿闷热,荆棘丛生,稍不留神,一种不知名的虫子便会钻进裸露的皮肤吸血。

细皮嫩肉的赵志顾不得这些,他紧跟着香农小朱一路往前赶,急于想看,自己刚收下的、那批满室生香的白奇楠究竟孕育自怎样的生命温床。

说起这批白奇楠的来历,简直惊心动魄。

在那次海南沉香展览会上,赵志认识了海南黎族小伙小朱。小朱家中世代是香农,如今他和族中兄弟8人,依然从事着古老的采香工作。

展览会结束半月后,小朱给赵志送来一批普通品种的海南沉香,赵志悉数收下;第二次,又送来一批线香,赵志还是照单全收。如此两个回合之后,小朱确信赵志是真心爱着海南沉香;而赵志对小朱如此评价,“他的沉香,货真价实;他加工的线香,把作为黏合剂的楠木树皮粉的量控制到最低,绝不拿树皮粉充沉香粉。”

第三次,小朱给赵志送来了黑奇楠。“那香气,太干净了!”赵志忍不住贪心地问:“有白奇楠吗?”小朱摇摇头,“打我爷爷辈起,就没见过白奇楠了。”

但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风雨交加,赵志突然收到小朱发来的一张模糊的沉香照片,说是真的遇见白奇楠了,让赵志先汇200万元,替他留着香。第二天,银行一开门,赵志就汇了款。不怕受骗?赵志回答,“黎族香农采香有个规矩,一支采香队伍背着干粮进山,分散寻香,最后不管谁采到香,都会和大家均分收益。”其实,一小块沉香即价值不菲,很容易藏匿,“但他们的心,藏不下脏东西”。能坚守传统至今的人,赵志信。

第三天,带着余款,赵志飞赴海南。艰难跋涉后,他站在了一处悬崖下。小朱指给他看,“那棵香树就横长在崖上,上面压着一块大石头,我们把石头炸开,爬到树干上采的香。”与印尼沉香结在树干外面不同,海南沉香大都结在树心,且东一块、西一块的,这批白奇楠中,有几块是人趴在树的正面,从树的背面取出来的,底下就是深渊。

把小朱的话“翻译”成影像从脑中掠过,赵志吓出了一身冷汗:这700多克白奇楠,是拿命采来的。

结香不易,采香不易,每块海南沉香都是赵志的心头好。常常,在午后的阳光里,赵志坐在他那馨香满满的“得一堂”里,细细擦拭沉香,一块又一块。

曾经,为了资金周转,赵志不得已转手两块白奇楠,一块37克,一块50克。那天,他和太太开车去朋友家吃饭,半路上,买家来电,让赵志太太提供银行账号,他好汇钱。这意味着要正式交易了。不舍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赵志停车靠边,趴在方向盘上整整哭了半小时。“我牢牢记着对方的电话号码,有机会一定要买回来。”

爱海南沉香,赵志爱得痴狂。每年,海南大约出香20千克,其中的50%到80%,都被他收了。

为何独爱海南沉香?“就是爱个干净,香要闻着干净,人要做得干净;尤其是沉香这一行,得玩真的,不能做假香坑人。”

关键词: 沉香 收藏家 赵志 干净
香道文化网版权与免责申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