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道文化网

  > 品香 > 闻香而动

闻香而动

2014/08/12 08:32 来源:网络 作者:蔡飞跃

  “香”的义项丰富,“气味好闻”和“香料”各占其一,“祭祖、礼佛、敬神所烧的木屑参香料做成的细条”也是重要的一项。当我接到去制香古镇采风的邀请时,仿佛有好闻的气味沁入鼻观。我考虑不超过五秒,便决定如期动身践约。

  古镇名达埔,在永春县。借助想象,我们来到达埔的制香专业村汉口,坐落在盆地里的古村,草木抽青日久,绿意张扬。古榕在村口迎宾,村人纯粹的乡音让我得到了温暖。有些年头的老屋,近似闽南建筑风格,巷沟里闲人不多,大多脸挂笑靥。

  山风跟在我们的身后,花香追赶着篾香,香气轻盈而飘逸。春日下,古村宁静而妩媚。我们闻香而动,穿过一条巷陌,终于在一座制香厂驻足。光着膀子搓香粉的汉子、拖着板车运香晾晒的村妇,引领我的思想探向历史深处。

  中国人的恋香情结由来已久,尤其汉代陆上丝绸之路兴起,大量香料从阿拉伯、印度诸国运入国门,贵族官吏变着法儿享受香料的味趣,应用范围更广。唐代,三藏法师天竺取经归国,开启朝拜香进入寻常百姓家的新时代,香料贸易风生水起。

  而达埔香业,可以这么说,没有蒲寿庚,便没有汉口的制香史。在泉州的海上交通史上,蒲寿庚绝对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蒲氏先世来自阿拉伯,最初在广州开展香料船舶贸易,到了蒲开宗,也就是蒲寿庚的父亲这一代,泉州港已超越广州港,成为“东方第一大港”,阿拉伯人经商才能出众,蒲开宗举家迁居泉州。蒲寿庚成年后,对为官的权势深有体会。他身体力行参与平定海寇,终于以功踏入仕途。最初任福建安抚沿海都制置使,景炎年间被授为福建广东招抚使兼泉州市舶司提举。从此,蒲家亦官亦商,凭借权力更大规模地从事香料贸易。

  朱明立国后,为讨好民心,异族被严厉清算。曾是元廷座上宾的蒲家,不得不改为卜、杨、吴等姓流亡各地,保留蒲姓甚少。

  汉口村蒲氏是蒲寿庚的后裔,能够保留祖姓的主要因素,是他们的祖上隐居晋江东石,远离府城相对安全。清顺治三年(1646年),蒲瑞寰由东石古榕迁入卓埠龙溪寨(今达埔镇汉口村),建古榕堂定居,脚跟站稳后,以制香为业。

  汉口神香,亦称篾香,古法制香十分讲究,准备竹枝是必备条件:先将竹子开片、开条,裁成规定长度的细枝,然后烘干、磨光,经过精选后,进入沾水、搓香粉、浸水、展香、轮香、切香、日晒、染香脚、晾香等程序,最后的工序是扎香包装入库贮藏,统称制香十式。这十道工序看似简单,实际操作却不容易。瘦瘦的一枝篾香,浸透了工人们的汗水。

  上世纪七十年代,汉口制香厂创立,这个村集体企业,弥补了家庭作坊生产力疲弱的不足,把汉口香打造成永春县的传统出口创汇产品。应当申明,个中有蒲氏贡献香药配方的功劳。

  一枝香点燃百亿元产业集群梦,这是我在汉口常常听到的一句话。

  在兴隆香业开阔的场院里,晾晒着密密麻麻的篾香成品。“掷香花”无疑是晒香绝活,把篾香插成半个圆球,一簇篾香就像一个工艺品,真让人开了眼界。

  好客的主人热情介绍,兴隆香业与弘一法师结下一段香缘。1939年四月,前往蓬壶普济寺静修的弘一法师途经汉口,缕缕清香导引他踏入林姓香坊,双手合十见过坊主,留下“施主兴隆,佛主尊荣”的吉语。于是,兴隆便成了香坊的名号。

  时值清明过后的第五日,人间四月天,晴好的天气宜晒香,却不宜我们太久的体验。仁慈的东道主,把我们引入二楼会客室,一边品茶,一边赏香道。在轻柔的音乐声中,“帅弟”加香灰、理灰、压灰、扫香灰、加香篆模、填香粉、压实香粉、脱模、点香,娴熟的招式富有美感。一俟青烟消散,不同的位置竟能闻出不同的香味。

  在香韵飘逸的空间里,我想起了龙溪寨的蒲氏祖厝,那座仅剩一堵墙的老屋,完全称得上汉口香业的发源地。300多年的繁衍,汉口有20多户蒲姓人家,近百人,虽然从事的是与香、烛相关的行业,但大多为家庭作坊,上规模仅有一二家。一闪念,我有了这样的想法:有必要复建蒲氏祖厝,就建在原址附近。上规模的香企一家出一点,堂不必大,够当纪念馆即可,毕竟古榕堂是汉口香业的历史坐标。

  走出厂门,达埔大地弥漫着理想和憧憬的芬芳;闻香而动,怡情养性,我的身心无比清净。

关键词: 永春香城
香道文化网版权与免责申明
网友评论: